点赞:热度:评论:

我们找了几位AFK的《魔兽世界》玩家聊了聊,他们是怎么看待《魔兽》的?

分类:娱乐杂谈 eyeuc.com

警告:我们将会讨论到特定的剧情并毫不留情地剧透。

《魔兽世界》改变了我的一生。我经年累月地玩着这个游戏,同时也与成千上万其他玩家一致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MMORPG之一。 在《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Cataclysmexpansion)》发售之前,我退出了游戏,因为我发觉它对我而言已经变成了一个负担,像是一份得不到薪水的兼职,而不再是我打发时间的工具。然而这个游戏在我生活中引发的一系列变化是巨大的:一生的挚友,一份婚姻,接着再与婚姻伴侣和朋友们一起搬到了另一个国家。

你可以想象为什么一个在大学的无数周末里选择了游戏而不是派对的人为这款里程碑式的游戏被搬上大银幕而感到如此激动。然而,比起激发我们等待已久的、让人心热的怀旧之情,这部《魔兽》电影更像是一个为我曾经无法自拔的粉丝生涯举行的葬礼。

1.6亿美元的预算,阿凡达式的动画制作,一个颇负盛名的导演,长达十年的等待,《魔兽》得是个让人梦想成真的电影不是吗?如果你看看中国人的反 应,可能你会觉得它是。事实上,它史上最高的游戏改编电影票房也支持了这个疯狂的假设。但,影评简直烂到家了:首先,烂番茄上只有29%的新鲜度。其次, 许多人亲自告诉我,离这部电影远点。但我仍旧抱有像把铁杵磨成针一样渺茫的一线希望。

然而,这线希望迅速破灭了。我和一群前核心WOW玩家们一起去看了电影,看完之后,我们耷拉着头走出影院,急需一次集体的心理治疗来治愈我们被《魔 兽》伤透的心。一起看电影的家伙们包括:帕维尔,我在《魔兽世界》里认识的已婚的家伙,他曾是他服务器里数一数二的PVP玩家,从60年代 (Vanilla)起就基本上只玩战士(值得一提的是,他曾正面刚过火车王);克莱奥,曾经跟我一个公会的亡灵盗贼,她曾连续140天登陆自己的主号并早 在2005年就开始玩《魔兽世界》;康纳德,曾经的圣骑士,跟我差不多,在《燃烧的远征》和《巫妖王之怒》之间疯狂地战斗过。我们所有人,就跟其他许多人 一样,在过去几年里退出了游戏。

另一个警告:如果你没打过《魔兽世界》,接下来的一切都会很难懂。

我们找了几位AFK的《魔兽世界》玩家聊了聊,他们是怎么看待《魔兽》的?

我们从真正了解游戏剧情的人开始,你们觉得这部电影怎么样?

帕维尔:挺棒的!(作者备注:帕维尔在中途的一部分睡着了)它忠实于游戏剧情,但,听好了:这是部游戏改编的电影。这世界上只有两家游戏公司能好好写剧情,其中一家和索尼一起弄了部电影,结果一团糟——《最终幻想》电影。一个大写的滑铁卢。

克莱奥:《生化危机》也是。

帕维尔:游戏的剧情就像是个泡沫。它是你的经历,你亲身融入的一部分,但当它换了一种媒介呈现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无聊起来了。

克莱奥:这些场景本来是你自己亲身上阵战斗的,所以像电影似的光是看着简直一点意义都没有。

帕维尔:电影拍出来的感觉就像是烂得要死的同人小说。

我们能讲讲麦迪文有多怪吗?我超级无敌讨厌这个角色,他让我想起了我的公会会长,他就像是我的会长长出了又长又油腻的头发和络腮胡子。

克莱奥:这演员就是个灾难。但游戏里,麦迪文可屌了。

康纳德:他应该比现在要老得多。而且他不应该变成只鸟飞走吗?

帕维尔:对,变成乌鸦。故事里,他原本是最强大的巫师,但电影里他弱得要命。

好,说说卡德加。

帕维尔:嘿,卡德加在游戏里比现在强多了,他接替麦迪文成为了提瑞斯法的守护者。

克莱奥:他屌炸天了。他是最强大的角色之一。

帕维尔:电影里,他就是个小孩,像个打酱油的,可他其实应该是个因为太厉害而中途离开肯瑞托的强大巫师啊。

康纳德:好吧,但事情就是这样的,他在这个时间点就是还很年轻。而且,他是个法师,不是巫师,搞搞清楚。

我们找了几位AFK的《魔兽世界》玩家聊了聊,他们是怎么看待《魔兽》的?

我们来聊聊变形的场景吧,电影为数不多让我们都很兴奋的场景:一个法师(卡德加)把一个守卫变成了一只羊。

康纳德:这样的粉丝福利也太少了。

克莱奥:对,我想多看点咒语。但我很喜欢电影里的暴风城。

帕维尔:古尔丹也很完美。他全程都冷酷无情地夺取着灵魂,恶心极了。

克莱奥:是的,这发生在游戏更新之前,所以他有灵魂碎片。(大笑)

好吧,作为一个术士,灵魂碎片也太麻烦了。非常浪费空间,你得有个特别的袋子才行。说实话,到底为什么术士没有一些真正实用的东西?我有时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玩术士。

克莱奥:讲道理,术士的宠物挺牛掰的,而且术士获得史诗坐骑也挺容易——电影里是一匹瘦得要死的马,看上去怪倒胃口的。圣骑士的坐骑也弱爆了,想想要得到的是这种东西真是气死人了。

帕维尔:术士是最难以掌握平衡的一个职业啊。

我觉得暴雪从整段剧情的中途开始这部电影更为合理,就像《星球大战》那样。

康纳德:我也这么觉得。他们应该先出后三部,然后再回到开头。人们把《魔兽世界》看成一个故事的话,一般都会先想到阿尔萨斯。我预料到这部电影会很无聊,它也的确很无聊。

克莱奥:正是如此。尤其当看到《魔兽》的故事线,你会想‘这他妈的都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尤其是在你还是个《魔兽世界》的老玩家还早早退出了的情况下,你突然在新版本里遇见了杜隆坦和他老婆。

帕维尔:我的意思是,他们在电影里甚至没有解释那个婴儿是谁。我们知道这是萨尔,但其他人都不知道。他们会想,这小孩到底是谁?摩西吗?萨尔实际上就像悟空,也就是后来的耶稣。

电影让我激动不已的一件事是,进入一个新的地方时,版图的名字会出现在银幕上。然而接下来他们马上就开始战斗了。我知道这是《魔兽世界》,但,看在老天的份上。

帕维尔:对,还有迦罗娜,她原本是《魔兽世界》里最有趣的一个人物之一,而电影完全搞砸了。剧情开始,然后人们想,“这个兽人女是谁?为什么她是半兽人?” 然后一瞬间她就进了监狱,然后她又成为了人类王国的一份子,然后她又背叛了国王(虽然出发点是好的)。

没错,她杀掉国王的场景估计是整部电影里最讽刺的一幕了。

帕维尔:如果她杀了他,她会获得整个部落的尊重,而且他们就不会杀她了。这将建立两方的和平。但这样的发展使得 她人物塑造不够丰满。他们没能写出她与人类王国有多深的羁绊,突然之间她就和王后站在一起了,于是你想,‘这是在干嘛?’ 迦罗娜和古尔丹的故事应该是整 部电影最重要的一部分。 

克莱奥:但电影里他们的戏份是最少的。整部电影都在讲卡德加和麦迪文。

帕维尔:对,而且他们还把麦迪文毁了。你记得兽人穿过黑暗之门那里吧?麦迪文原本就被附身了,所以一开始,其实是他打开了黑暗之门。

康纳德:而电影完全没讲好这部分,他们甚至没解释。

你们在干什么?检查自己的《魔兽世界》账号吗?

康纳德:账号显示“活跃”,所以呢?

说回游戏,我觉得电影的上映时间真的再糟糕不过了。在线玩家的数量是史上最低,而且暴雪从去年开始已经不再公布这个数据了。感觉挺惨的。

帕维尔:是啊,但你想想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呢?做宣传啊,老兄,1.6亿美元呢。

克莱奥:就算它在美国滑坡了,看看它在其他地方赚了多少钱吧。我觉得,他们根本不在意钱。

你会去看续集吗?

康纳德:我会,我觉得它还是有潜力的。克莱奥:我不在乎什么潜力不潜力的,我只是想看有关亡灵的部分,因为这是我玩的种族,而且这部分的故事线也更吸引人。

没错,因为电影坚持要按照时间顺序开始,所以我们就只能看看兽人和人类了。

克莱奥:事情就是这样。兽人和人类是《魔兽世界》的血和肉,但他们很无聊。他们就是一些再基础不过的角色,就是一群大个子用剑或者其他不知道什么东西互相打来打去。在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些地方,有暗夜精灵…… 电影也完全可以用技术做巨魔出来,但他们也没做。

我们找了几位AFK的《魔兽世界》玩家聊了聊,他们是怎么看待《魔兽》的?

对比这些他们选择放进电影的和没放进去的东西真是奇妙。

克莱奥:整个有关火枪的剧情都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确花心思做了铁炉堡的场景,看上去极其巨大又无比复杂,但这就是唯一一幕在那里的剧情了?我猜这也算是服务粉丝。这可能也是他们在那个开会的场景里加入高等精灵的原因,因为这完全没有必要。

是啊,如果你是联盟的一员,那么铁炉堡就是你所在的主要的城市之一,所以我猜想如果这是一部为粉丝服务的电影,加入这个场景也能理解。但对没有玩过《魔兽》游戏的人来说,那一幕的确毫无存在意义。

康纳德:总体来说,这部电影过于复杂,解释不清,粉丝福利也不够。他们甚至没讲清楚这些兽人是哪里来的,这些兽人到底是什么。克莱奥:电影从兽人开始,兽人的部分已经够糟了,然后那家伙也已经获得了邪能,但他到底从哪里得到这个的?电影都没说清楚他们在那时候已经毁掉了外域。

康纳德:他们甚至没提到“外域”这个词。

克莱奥:准确来说,应该是德拉诺。但他们还是没提到这个。

那么,如果这部电影是为我们这种在艾泽拉斯花了大把时间的人拍的,为什么所有人最后都不再玩游戏了呢?

克莱奥:游戏的内容变得超级重复,其他的生命之类的不断出现。剧情糟透了,而现实生活相比起来显得好多了。而且,游戏里的团体意识曾经也更强……我错过了现实世界里的太多事情了,过着很不健康的生活,看在老天的份上,我得了糖尿病性腕管综合征。

康纳德:我在这游戏上浪费了太多时间。所以当我现实世界的朋友们都退出《魔兽》时,我重回游戏的理由也不多了。而且,跨服战场也削弱了游戏中的友情和陪伴。

帕维尔:(克莱奥和我)都是从14岁开始玩《魔兽》;现在我已经差不多27岁了。它就是这样渐渐失去趣味的。我曾经一下班就回家,登上Vent,然后跟一群从未谋面的人们彻夜聊天,现在他们其中一些人变成了我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