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热度:评论:暂无评论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分类:游戏资讯 eyeuc.com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来,坐到火堆边上,让我给你讲个故事……”

电子游戏业在剧情上的追求是其他娱乐产业都难以比拟的。无论结果好坏,业内那些创意十足的人才们都会不断地想方设法寻求讲述各式各样令人耳目一新的故事,为此他们总是在努力推动技术的发展,尝试突破自己想象力的桎梏。

在游戏中,我们屠戮恶龙;我们探索宇宙;我们将那些与我们共度时光的人物铭记于心。我们欣喜若狂;我们出离愤怒;我们心惊胆战,这都是游戏剧情的魅力所在。本文精选了一些剧本撰写最为成功的游戏,它们的出色不仅仅在于优秀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它们能够以电子游戏特有的方式将它的魅力淋漓尽致地向玩家展现出来。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25.最终幻想6(Final Fantasy 6)

尽管FF系列新作的画质在不断提高,但是它们的剧本都难以再次与FF6比肩。FF6讲述了一个有关死亡魔法在邪恶势力控制之下的故事,它有着历代最庞大的角色阵容之一,这让它能够游刃有余地展现出战争与和平之间的这一面。每个可选角色背后丰富的故事都足以让他们在游戏的背景下担当主角。

那些如同即兴歌剧表演一样的精彩时刻,发现深藏着的血脉关系,或是英雄式的自我牺牲在游戏中比比皆是,但真正抢走风头的是一个反面角色。杰夫卡(Kefka,FF6的最终BOSS)应该是我们遇到过的最可恶的反派之一了,剧情成功地塑造出了他没心没肺的混账形象。如果我们把FF6当做是杰夫卡的故事,那么不得不说,这个故事确实十分出色。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24.异域镇魂曲(Planescape:Torment)

如果一个人能够永生不朽,那么他对于世界、对于生命、甚至对于人类本质的看法,会有怎样的改变呢?这是《异域镇魂曲》向我们提出的问题。这款基于经典D&D设定(Dungeons & Dragons,龙与地下城规则,以高度完善和复杂的背景与系统设定及其带来的极强代入感著称,后文提到的“异度空间”为其战役设定之一)中“异度空间”设定制作的多元宇宙老式RPG游戏以深刻的剧情闻名。

你控制的主角,无名氏,在无尽的轮回中承受了无数痛苦,无法忆起他的过去。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为何他会拥有不死之身?在你试图解决这些谜团的过程中,你会遇到许多有趣的角色,并慢慢喜欢上其中的一些人,但是其中多少也会有一些和你的人生观完全不合的家伙。《异域镇魂曲》对探索地下城,收集战利品的部分下的功夫与它在和NPC的交互上进行的努力完全不能比。无论多么短小的对话,都可能成为一系列长篇大论的开始;无论多么不起眼的选项,都可能带来一个令人痛苦的结果。

《异域镇魂曲》以如今的眼光来衡量可能有些过时,但是因此就错过它简直是对这款业的最为伟大的互动式游戏的亵渎。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23.心灵杀手(Alan Wake)

如果一款游戏选择以一名小说家为主角的话,那么你一定会希望这款游戏能有一个与之相配的故事,而《心灵杀手》在这方面则做的相当成功。剧本作家们从斯蒂芬·金(Stephen King,著名作家,代表作《死光》,《肖申克的救赎》等)和大卫·林奇(David Lynch,《穆赫兰道》的导演与编剧)的杰作中汲取灵感,讲述了一名事业上处于困境的小说家阿兰·韦克的故事。他与妻子一同来到美国西北部的小镇度假,企图寻求内心的平静,但是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恐怖。在这里,他的妻子突然失踪,踏上寻妻之路的他,发现身边原本正常的世界变得光怪陆离,各种想要他的命的魑魅魍魉在身边突然出现。

就像是每个优秀的小说家一样,阿兰在象征主义上有着很深的造诣。所以当他身边的阴影,如同字面意义上所说,想要“吞噬”他的时候,他机智地想到了用光线去与它们作战。更有意思的是,这些敌人其中甚至包括漂浮的字句。游戏中可收集的手稿也证明了制作方在剧情上下的苦心,虽然看似零零散散,但你会发现它们以恰到好处的节奏一步步揭示着剧情中的种种疑团。从头到尾,阿兰本人也无法分辨到底这一切孰真孰假,但是他对妻子的爱支撑着他经历了这一切。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22.传说之下(Undertale)

《传说之下》是一款非常奇怪的游戏。里面有怪物,有羊人,有魔法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它还是能够引发你内心的共鸣,触动你的心弦(也许并不能)。三言两语很难概括这个奇特的故事,但是在它古里古怪,支离破碎的表面下,跳动的是最为美好的心灵。

电子游戏在讲故事方面最大的长处之一就是能够让玩家通过自己的行为影响故事的走向,但有时滥用这种方式,试图大量利用玩家的自主选择来让故事变得丰满,结果会适得其反。而《传说之下》并未如此,它的结局多种多样,但是每一个都包含着丰富的情感体验,而不是画蛇添足的多余累赘,这使得它在一众游戏中脱颖而出。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21.时空之轮(Chrono Trigger)

时间旅行并不是最好的叙事工具,然而,在《时空之轮》中,物质传送机则作为故事的起源大放异彩。游戏以一次王国祭典开幕:但就在这里,我们平凡的主角克罗诺(Chrono)因为物质传送机的故障,而和他的伙伴被卷入了一场大规模的时空冒险。在时空的彼岸,他遇上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并与他们交上了朋友:地穴人,被诅咒的骑士,以及寻求人性的机器人。当然,你也有机会让他们全部都齐聚一堂。

在克罗诺的旅行的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中,有太多有关人类的东西需要求了解。也许随着时代的不同,技术的发展也会不同,但是无论任何时候,人们有关爱、恨、贪婪、风险和荣誉的看法却始终不曾改变。剧作家们也很擅长把握时机,能够让你在恰到好处地时候从新的角度再去仔细地审视一个角色。要想最终每条世界线可能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但是要想了解游戏角色那简洁明了的动力来源则毫不费力。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20.活体脑细胞(Soma)

这部科幻作品的主角西蒙·杰雷特(Simon·Jarrett)由于一次意外受伤去接受治疗,但在治疗结束之后,苏醒的他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海底研究设施之中,眼前的一切都透着诡异。为了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主角开始了他的探索。相比起战斗,这款游戏更多地用潜行与谜题一步步地揭开发生在主角身边令人不安的故事的面纱。

而《活体脑细胞》中的那些故事,你了解的越深入就越会感觉不寒而栗。这既是它在众多恐怖游戏中独树一帜的原因,也让它营造出了不输于其他恐怖游戏的可怕氛围。许多恐怖游戏通过强迫你利用手头少的可怜的资源去与强大的敌人作战来让你觉得惶惶不可终日,但这款游戏的紧张感则完全来自于剧情和它的讲述方式。并不需要异形或是怪物什么的,只要从根本上去质问何为生命,何为意识,到底是什么决定了人之所以为人,就足以让认真思考的人觉得不寒而栗了。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9.侠盗猎车手:圣安德烈斯(Grand Theft Auto: San Andreas)

GTA系列这种白手起家,从组织里的杂鱼打拼成一名大佬的故事向来对人们很有吸引力,而《侠盗猎车手:圣安德烈斯》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这篇宏大的故事之中,我们将目睹主角从一个一文不名的马前卒发展成为一名圣安德烈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再到一名能够在类似现实中好莱坞山(Hollywood hills,著名的好莱坞标牌座落地)这样的地方拥有房产的超级大亨。

你所做的事情一开始时只是在洛圣都(Los Santos, GTA中以洛杉矶为原型的虚构城市)的小社区里收拾其他帮派的成员,而在游戏最后,你已经开始在高大上的美军航母上劫持垂直起落式喷气机了。不过,真正推动故事发展的还是形形色色的角色们。卡尔(Carl·Johnson,简称CJ,《侠盗猎车手:圣安德烈斯》游戏主角)尽管犯下了各种各样的阴暗罪行,但他算得上是GTA里最有道德的人物之一了。卡尔的同伙,帮派首领吴梓穆(Wu Zi mu,游戏中华人帮派的领导)与塞萨尔(Cesar,游戏中墨西哥帮派的一员,是主角姐姐的男友)也也有着可爱之处。

由詹姆斯·伍兹(James·Woods,美国演员,代表作《美国往事》,《赌城风云》等)尖酸刻薄的声音演绎的麦克·托雷诺(Mike·Toreno,游戏中的一名CIA特工)则抢走了他所在之处的所有风头。而塞缪尔·杰克逊(Samuel·L·Jackson,美国演员,制片人,代表作《低俗小说》)配音的大反派汤普尼(Frank·Tenpenny,游戏中一名腐败的警察)的性格则是无可救药,像卡通画里的反派一样的无比邪恶。所以在游戏结尾导致他死亡的那场火爆的飙车火拼之后,所有人都觉得他罪有应得。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8.冥界狂想曲(Grim Fandango)

《冥界狂想曲》在这类评选中算的上是老面孔了,但是它独特、精妙的设计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游戏假想了一个与我们所处的世界十分相似的地下人间。比如我们殷勤的主角,曼尼·卡拉贝拉(Manny·Calavera),他既是一名手持镰刀的亡魂收割者,又是一家冥界旅行社的社员,负责为那些新来到这个世界的灵魂安排他们去安详的第九层阴间(Ninth Underworld)的旅程。

在旅途旅途中,你也会遇到一系列的好人与恶棍,每一个都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他们都会不可逆转地影响你穿过亡者之地的旅途。来自老式电影的黑色幽默比比皆是:美丽而危险的蛇蝎美人(the femme fatale),打扮艳俗的幕后黑手,抽烟作为全民化的娱乐(the national pastime)在地下世界流行等等。不过同时,得益于来自阿兹特克部落与墨西哥文化的灵感,游戏本身也保持了它的独创性。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7.迈阿密热线(Hotline Miami)

谁说极端暴力的电子游戏就不能拥有引人入胜的剧情?这款游戏打破了我们的偏见。游戏中,拨向迈阿密的所谓热线给它所指挥的嗜血暴徒们一个目标,然后就将我们卷入一个疯狂、血腥的杀戮世界;通过沉默的无名主角(由于他那标志性的服饰,他被游戏粉丝们称作夹克男,Jacket)朦胧的双眼,我们目睹着这疯狂的一切。他在1989年的迈阿密过着机械重复的生活,日复一日:起床,检查答录机,听取上面神秘的讯息,然后开车到隐蔽的暴徒聚集地,将视野中的所有人屠杀殆尽。

哦对了,进入修罗场之前,他总会先带上一个动物面具。还真是艰难的日常啊。随着你开始逐渐失控,迈阿密热线的谜团也越来越复杂,最终变得如同一团鲜血与毒品混合的浆糊一般,虚幻不定却又粘稠不已,无法摆脱。夹克男被幻象与噩梦纠缠,甚至无法确信他所收到的指示到底是真是假。甚至,直到游戏结束,制作人员名单开始滚动,也并不意味着故事同样走到了尽头。绝对不止如此。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6.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Star Wars: 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

渴望力量的西斯(Sith,《星球大战》系列作品中目标统治银河系,消灭绝地武士的一个宗教组织)尊主,一群名不经传的英雄,一艘老掉牙的宇宙飞船,《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拥有了一切创造一次沉浸式的星战体验的要素。但是使它一跃进入这份榜单的理由并非这个,而是因为它让玩家沉浸于新环境的能力;而对于那些魅力无穷的配角,游戏也允许玩家探索属于他们的内容丰富的幕后故事;故事的迂回曲折更是能让你惊喜,甚至可以与电影中“我是你的父亲(I am your father,《星球大战》电影中最著名的台词,出自第五步星球大战系列电影《帝国的反击》)”那种经典时刻媲美。

作为共和国舰队平凡的一员,你被授予了在城市星球,塔里斯(Taris)上寻找被俘获的重要绝地武士,巴斯蒂拉·尚(Bastilla·Shan)的任务,这成了你接下来横跨宇宙的旅程的开端。你将有机会游览卢克·天行者(Luke·Skywalker,系列电影的重要角色之一,史上最强大的的绝地武士)的家乡塔图因(Tatooine)星球,伍基人(Wookie)星球卡西克(Kashyyyk),以及西斯人星球科里班(Korriban),还有许多其他能够让你深入《星球大战》设定的场所,这是其他的系列电影或游戏都没能做到的。Bioware对于游戏一贯的认真态度使它绝对有资格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5.特殊行动:一线生机(Spec Ops: The Line)

军事射击游戏通常在叙事方面并不怎么上心,相对于追踪角色的性格变化,它们更多地热衷于展现为了任务拼尽全力的激情与坚忍不拔的态度。而在一开始,《特殊行动:一线生机》似乎也毫不意外地继续走着这种套路。你在游戏中控制一名来到被沙暴摧毁到只剩下残垣断壁的迪拜的士兵,沃克(Walker),奉命寻找一名失踪的将军。但随着故事的推进,看似直接简单的表面下,似乎越来越能感受到汹涌的暗潮;原本平淡无奇的剧情,也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这款游戏对这一类游戏剧情薄弱的传统狠狠地来了一记耳光,质疑着所有这些玩家们早已习以为常的设定。沃克的旅程让这部作品一举成为了这类游戏中的焦点,它的叙事方式是其他游戏前所未有的。在游戏结尾,你也许会愤怒,也许会悲伤,但最重要的是,你一定会有所触动,而这在其他军事射击游戏里是相当少见的。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4.合金装备5:幻痛(Metal Gear Solid 5: The Phantom Pain)

无论你喜欢与否,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小岛秀夫的合金装备系列为他强烈的个人风格设立了一个标杆。而它的最新作,《合金装备5:幻痛》采用的叙事方式更是曲折离奇,进一步确立了小岛秀夫在游戏界的地位。这次,大首领(Big boss,猎狐犬组织创立者;另:本作中大首领与以往作品中的并非同一人)外出寻仇时,意外发现了一个扭曲的计划,它试图通过消灭世界上所有英语国家的成员,并在剩余的文明中创造一个核僵局来达到世界和平的目标。《合金装备5:幻痛》剧情大部分是在游戏进程中一点点显现的,而不是常见的由穿插其中的过场动画揭露,这是本作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它用全新的系统代替了系列原有的架构,以每个章节作为检查点,在游戏界算得上是一部难得一见的史诗大作。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3.质量效应2(Mass Effect 2)

集合一队忠心耿耿的伙伴,执行不可能的任务,拯救银河系于水火之中。这对于科幻题材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颖的设定,但是《质量效应2》同时也利用了永不过时的冒险故事的设定:并不安定的队友,对抗优势巨大的敌人。而且这一切都是以宏大的太空为背景展开,扮演你的敌人的角色的则是古老的巨型机械种族。故而当主角薛帕德(Shepard,系列游戏主角,除姓之外的性别、外貌特征、心理档案等均可由玩家自定义)和他的伙伴们冲破层层险阻,最终从激动人心的自杀性任务中安全返航的时候,你还是会欢呼雀跃。

很少有其他游戏能够刻画出如此有血有肉的配角,让你心生亲近之意。你的每名船员背后都有很多故事,他们中大部分人还会要求你去做一些复杂的决定来帮助他们摆脱困境,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你与另一名角色的友谊。游戏剧情给你留下的深刻印象,使你会为最终任务中(可能)死去的每一名伙伴感到由衷的自责。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2.去月球(To The Moon)

《去月球》证明了一款游戏就算没有出色的配音,花哨的图形或是恢弘的背景音乐,也能让铁石心肠的人泪如雨下。不过,这款游戏的配乐确实十分出彩:故事中,一位名为约翰尼(Johnny Wyles)的垂死之人临死前希望实现最后一个心愿:登上月球,而流淌着的悲伤音符更让我们对他那令人心碎的故事感触良多。

两名医生试图通过能够创造人工永久记忆的技术实现他的愿望,为此,他们需要穿越他的记忆,在他童年时代的记忆中植入去月球的愿望,这样他就会自动产生基于这个愿望的新的人生记忆,弥补他的遗憾。在他的记忆中,他们看到了他和他的亡妻莉娃(River Wyles)共同度过的快乐时光,然而伊人已逝,徒留伤悲,如今昨日重现,怎能不让人泪眼婆娑。如果你还想回味这种悲伤,那么你可以听听这个。(译注:这条链接指向制作方官方网站上的游戏原声带,在steam上也有提供购买,同时在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上搜索to the moon也可以找到原声专辑;但对于真正喜欢游戏的人,还是希望您能够支持制作组,购买正版原声带。)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1.黑暗之魂和血源诅咒(Dark Souls and Bloodborne)

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两款游戏如此相似是一种遗憾,因为这意味着它们将无法避免的要被拿来做并无意义的相互比较。但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它给了玩家们更多的机会去体会那种将艰难的战斗、气氛的营造与超现实的故事混合在一起的游戏风格。《血源诅咒》与《黑暗之魂》系列通过独特的游戏机制让游戏不仅仅是单纯的砍杀无数波怪物,而是通过这个过程讲述了一个恐怖的,跨越了数个世纪的宏大史诗。即使这些故事以电影或是书籍的方式再现,它们也不会拥有游戏给人的的这种感受,因为游戏让你能够身临其境地切身去体会这个世界,故而它的冲击力是其他媒介无法相比的。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0.看火人(Firewatch)

最近,那种尽管大部分时间都在游戏世界中的游荡中度过,却仍然能够触动你的心弦的游戏数量激增,但还没有哪一部能够达到Campo Santo制作的这款《看火人》的深度。你的主角,亨利(Henry),正在作为一名火警监视员在怀俄明州的荒野度过苦夏。这也是游戏能够顺利进行的前提之一。尽管他想要摆脱自己乱成一团的思绪与生活,但是他还是得与他的上司用步话机保持联系,并在交谈中逐渐建立起相互之间的关系。

这种由自然所决定的孤立无援,被分割开来的环境既美丽又危险,为这个悬疑重重的故事提供了完美的背景。亨利的每个奇怪发现都会推动故事的发展,一直到一切都以雪崩般无可阻挡的气势向你袭来。一旦你开始了这款游戏,那么在你通关它之前,你将无法自拔。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9.传送门2(Portal 2)

在《传送门》用抽象而精妙的叙事方法将沉默寡言的雪儿(Chell,游戏主角)和果断的格拉多斯(GLaDOS,掌管实验室的人工智能)的形象展现在我们面前之后,V社(Valve,中译维尔福或阀门,代表作《半条命》,《反恐精英》系列,Steam平台的创造者)面临着关于续作的考验。这样一个短小精悍的故事真的能够单独作为完整的零售版游戏发售吗?新的角色的人气能够与格拉多斯抗衡吗?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做到了这一切。从好奇的惠特利(Wheatley,管理实验室模拟酒店区域的人工智能)到魅力四射的凯文·约翰逊(Cave·Johnson,光圈科技的总经理),每个新人物都为这个游戏世界增加了更多的特色。

没错,尽管这里已经被遗弃,但是随着我们的了解越来越深入,这个游戏系列中最为重要的东西:这个设施本身,也会渐渐变得充实起来;光圈科技(aperture,作为游戏主要场景的实验机构的名称)仍然有着许多的东西等着我们去探索,去发现。与光圈有关的背景故事与格拉多斯的过去都意外地令人感动。同样,雪儿的故事也很好地收了尾,将这个原本有点古怪的故事变成了其他游戏难以比拟的经典大作。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8.荒野大镖客:救赎(Red Dead Redemption)

伟大的西部片总是离不开老西部的生死情仇,而《荒野大镖客:救赎》也完美地驾驭了这个主题。我们被时代抛弃的主人公,原帮派分子约翰·马斯顿(John·Marston),本想老老实实回归安稳的家居生活;然而天不遂人愿,被政府特工抓住有关过往行径的把柄的他,不得不听从驱使,去猎杀他昔日的那些老伙计,迅速地将那个曾存在过的,属于他们的时代的最后一点残留抹去。而在来势汹汹的20世纪的潮流面前,迷失方向的不仅仅是马斯顿和他的老伙计们。约翰遇到的人们,无论是欢天喜地还是紧咬牙关,都不得不与老西部最后的时光作别。就像R星(Rockstar,Take-Two Interactive旗下的游戏开发分公司,其他知名作品有GTA系列,马克思佩恩系列等)其他作品的主人公一样,马斯顿想要用手中左轮枪的轰鸣,将过去彻底地埋葬。但是,这个世界真的能够让他如愿以偿吗?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7.女神异闻录4(Persona 4)

《女神异闻录4》的最大特色是它对校园生活与灵异世界的巧妙结合。主角的生活从他在安静的小镇稻羽市(Inaba)度过的一年中的每一天展开。在过着上学,打零工,(最重要的是)和你的新朋友们打成一片的日常生活时,你还要调查一系列神秘连环杀人事件。你与你的新伙伴关系如此密切,以至于尽管你不时要进入充满怪物的阴暗迷宫,但是哪怕最强大的boss战,留下的记忆也还不如与某个伙伴在公园一角度过的时刻给你的印象更加清晰。

本作的游戏流程达到了80小时以上,但你却不会因此而厌倦,因为每一天都能让你与你的朋友们更加亲近一些。流利地在喜剧场面与戏剧性事件之间切换的场景,将小熊,完二和千枝(Teddy,Kanji,Chie,是游戏中三名配角的名字)等角色的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而你也可以通过丰富的对话选项表达你对他们特殊的感情。当剧情最终迎来高潮时,你会觉得仿佛是与你最好的朋友渡过了这场劫难。最终,一切结束之后,和伙伴们的道别总是会让你难以收住你的泪水。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6.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

这种末日故事总是包含着好人和坏人,英雄式的挑战和救赎式的决心,然而《最后生还者》没有落入这样的俗套,它有的只是赤裸裸的现实。主角乔尔(Joel)不是英雄,他的朋友们也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游戏开始的时候,甚至都没有什么能够让人喜欢的角色。他们不过是一群在崩溃了的世界中不惜一切手段想要活下去的难民而已。乔尔的改变是一点一点,随着他与艾莉(Ellie)的关系微妙的深入,以及在旅途上所见到的人性善良与残忍的不同的两面(都是极端危险的情况下的经历)的增加而发生的。

在相互之间由剧情情节决定的,微妙而不稳定的交流之中,两人不知不觉地发生着改变;尽管在游戏尾声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破裂到无法辨认。这个故事最终并没有给你送上精心设计的,包着糖衣的完美结局。然而这也是你为什么最终会如此在意这个故事,并受到它远远多于其他动作游戏的情感震动的原因。启示录风格的史诗背景,不起眼而亲密的故事,这正是它能够影响你,让你对它挥之不去的原因。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5.行尸走肉(The Walking Dead)

因为它那令人肝肠寸断,直到最后一刻也仍然极度紧张而又感人不已的故事,《行尸走肉》被选为我们的2012年度游戏。李·埃弗雷特(Lee·Everett),一名在灾难发生时正在被押去监狱的犯人,偶然发现了双亲去往另一个城市度假,孤身一人的小女孩克莱门汀(Clementine),并一路扮演着他看似不可能胜任的角色——她的英雄。他们预料之外的旅程将他们带到了萨凡纳(Savannah),她的父母所应在的地方。旅途中,他们遇到了一批你将会逐渐喜欢上(或是痛恨之)的旅伴。

不过没关系,因为你以后的决定有机会影响到他们是否会继续作为你的小队一员。这款游戏的强项就是它的对话与人物的变化与成长;在克莱门汀不得不经历或是目击一些可怕的事情时,你无法不感受到悲伤,罪恶感或是愤怒。尽管当活死人们开始行走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恐怖的场景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每段剧情完美的节奏与展开,才是让《行尸走肉》鹤立鸡群的根本原因。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4.巫师3:狂猎(The Witcher 3: Wild Hunt)

当心,利维亚的杰洛特(Geralt of Rivia)回来了!《巫师3:狂猎》中,我们这位声音沙哑的英雄为了寻找他引起了狂猎(Wild Hunt,一群由幽魂组成的骑士,他们的出现被认为是不幸,死亡和战争的预兆)残忍兴趣的养女西里(Siri,曾经为辛特拉的公主,又被称为辛特拉幼狮)而踏上了旅途。创造这整个庞大的游戏世界的灵感全部来自东欧地区,这使得它与我们所常见的那些幻想类RPG有着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而且《巫师3》的表现多多少少超出了我们对这部续作的预期。游戏角色们形象清晰,令人亲近,而他们之间的互动也有着细微的差别;剧情也远高于一般水平,而且完美实行的游戏机制也让叙述更加深入。在大部分游戏的道德观念仍然停留在非黑即白的时候,《巫师》系列则让我们可以的其间阴暗的灰色地带一探究竟。《巫师3:狂猎》的游戏核心是它大师级别的叙事方式,而后来推出的DLC《血与酒》(Blood and Wine)则让它更上一层楼。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3.生化奇兵(BioShock)

请问你是否还记得已解散的Irrational Games遗留下来的《生化奇兵》系列呢?哈,我只是逗你玩玩的,因为安德鲁·瑞恩(Andrew·Ryan,游戏中玩家的主要对手之一),那个曾控制着已陨落的水下乌托邦——销魂城(Rapture,游戏进行的主要场景)的家伙,一定还在你的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所以,你又怎么可能忘记《生化奇兵》这部大作呢。对你来说,游戏2007年的发售日是激动人心的,游戏通过再定义安·兰德(Ayn·Rand,俄裔美国哲学家、小说家,代表作见下文)的客观主义寓言《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里的那种理想社会,成功终结了人们对于是否能有游戏达到比爆头、术士、意大利水管工(译注:原文“headshots, warlocks, and Italian plumbers”,第一个应指2007年以《使命召唤4》为代表的如火如荼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第二个应指以《魔兽世界》为代表的魔幻背景作品;第三个自然是家喻户晓的马里奥兄弟)更高水平的讨论。

然而,与兰德在作品中抨击社会主义,倡导由完美的个体建造完美社会的观点不同,游戏总监肯·莱文(Ken·Levine,Irrational Games联合创始人之一)的故事则赤裸裸地展现了人类的骄傲自大。安德鲁·瑞恩相信他已经找到了方式,能在现实中建造一个由享乐主义、不加抑制的蓬勃野心,以及极端的道德观念所驱动的理想社会的方法。但事实上它很快就堕落了,而它那极端的腐败则隐藏在各个角落令人意想不到的设备,比如散落在关卡各处的语音日志里等待你去发掘。不可否认,游戏的结局有点落入俗套了,但它对游戏界故事的贡献是不可否认的。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2.她的故事(Her Story)

游戏一开始就明确了我们的目的是要找到凶手。但随着你观看的来自主要疑犯的证词视频越来越多,你就会发现这场所谓的谋杀看起来另有隐情。这款独立游戏在2015年斩获了不少奖项与赞誉,而它本身也确实当得起这些赞美。这款游戏同样是根据玩家的选择来让故事进行,但它的选择可不是指对话轮上的选项。每个游玩这款游戏的人对整个故事的体验都不尽相同,因为故事全部是通过一段段根据你搜索的关键词而从警方数据库中显示出的短视频所讲述的。

根据查询的内容,你能从疑犯的辩解中梳理出不同的漏洞,所以每个玩家找出事实的方式可能都不一样。如果你按照顺序看这些视频片段,那么它的叙事方式可能会更能够引起你的兴趣(多亏了万能的YouTube,虽然我们看不到);但正是这种由你自己决定的迂回曲折的顺序,让《她的故事》成了表现游戏叙事方式的最佳范本之一。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

1.寂静岭2(Silent Hill 2)

编织出《寂静岭2》故事的人是一个邪恶的天才。它以一个神秘的爱情故事作为故事开端:

由于收到已经去世一年的妻子的来信,詹姆斯·桑德兰(James·Sunderland)踏上了寻妻之旅,而最终结局则是黑暗而复杂的。《寂静岭2》用多个关卡讲述了这个复杂的故事。游戏中的口述让你不会去怀疑詹姆斯·桑德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你的游戏方式和互动方式却会对进程产生影响。比如说,如果你大部分时候以半血或以下的状态进行游戏,那么,因为你不去关注自己的生命值状态,游戏会认为你操控的詹姆斯有着自杀倾向,从而导致出现一个不同的结局。

象征手法同样在游戏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游戏中的每个恶心的怪物其实都是詹姆斯扭曲的心智的一种表现,是他的性障碍与罪恶感的具象化存在。在游戏结局时,你对你的游戏主角曾有过的哪怕任何一点同情都会消失殆尽。直到结局时你才终于知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万恶之源;有多少个恐怖游戏的剧情会如此的处心积虑?

这些游戏才是“互动艺术”在剧情上的终极表达